国产亚洲精品欧洲在线观看

《设计》杂志|孙守迁:数字创意产业是推动设计学科发展的新动能
时间:2021-09-01             来源:设计杂志微信公众平台



孙守迁,博士、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荷兰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高级访问学者。现任浙江大学现代工业设计研究所所长、浙江大学设计学学科学位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设计学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高等院校设计学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创新设计产业战略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副理事长、浙江省设计智能与数字创意研究重点实验室主任、北京光华设计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担任《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图形学报》、《中国设计学报》、国际《Design Engineering》编委。研究主要关注设计学理论与方法、智能穿戴式机器人、人一信息物理融合系统、创新设计技术与系统等领域,作为国内创新设计理论研究方向的学术带头人,获得国家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4项,其中作为主要完成人的计算机辅助产品创新设计的技术与系统,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获光华龙腾奖中国设计贡献奖金质奖章;发表EI/SCI检索论文100多篇,出版著作10多部,获得软件著作权和专利近100项;近年来,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技部国家重大研发计划、多项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相关课题,项目组关于创新设计发展战略的建议,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批示,并纳入国家重大战略“中国制造2025”。负责多届“中国创新设计大会”的组织工作,在学术界和产业界产生了重大影响,CCTV进行了报道,为推动我国创新设计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数字创意产业是双输出的,我在杭州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现场发现数字创意企业既输出文化价值又产出经济价值,所以文化产业下一步发展要抓住数字创意新的增长点,但是要干好这个产业,需要技术与设计两根柱子才能支撑起来,两根柱子缺一不可。

国家统计局的新分类,体现了数字创意产业的重要性,这对设计专业毕业生的就业很有帮助,他们将不再局限于设计公司和艺术工作室,而是会面临更多的新职业模式。

国家把数字创意产业列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因为数字创意产业不仅可以进行产业重塑,还会涌现各种新业态,如短视频、直播等以数字内容创意为主要业态的公司正发展得如火如荼。

在数字创意产业领域,中国企业已有“走出去”的实例,如字节跳动的抖音(TikTok)。当视频拍摄和剪辑的用户将一个个短视频上传到抖音的时候,抖音平台的运营商就会是最大的赢家,产值做到上千亿。新商业模式大多在平台上发力,摄影、短视频的专业人员,已经关注到这一点,这也是“新文科”要考虑的问题。

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数据情况可以看出,疫情发生以来,民众走出去比较困难,但作品可以通过互联网走出去。中国企业的外部生存环境最近又发生很大的变化。前年,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项目课题组研究人员陪同院士调研了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斯里兰卡、越南等国家,同时还调研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尤其是浙江省和广东省,得益于阿里巴巴、腾讯在互联网的引领作用,数字经济已作为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过去的艺术创作、艺术学研究大多以纸张、墙面或其他原始材料为载体,而今天的超高清显示和虚拟现实技术扩展了视觉终端的状态,要考虑把作品在虚拟现实环境呈现出,所以艺术呈现形式、版权保护方法面临新的挑战来。中国在数字创意领域市场需求大,各个省都在竞争这块高地,如虚拟现实装备产业基地。数字创意产业不只是对设计专业,对美术、艺术、音乐、舞蹈等领域都有帮助。

在数字内容的创作方面,师范类的院校是重要力量之一,承担了不少相关的重大项目,他们不只有美术学,还有音乐、舞蹈、戏剧、历史、考古学、计算机等学科,学科比较齐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领域竞争很激烈的,尤其Tiktok在美国遇到的困境。在疫情之下,在线教育变得特别火爆。

从数字创意产业的增长情况看,数字创意产业去年营收超过8万亿,2020年的营收情况可能会超过预期。教育部的改革主要围绕国家发展考虑,这就对高等院校的发展目标提出新的要求,需要把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入现有的文科中,实现跨学科学习,达到知识扩展和创新思维的培养。因此,“新文科”也不是凭空想象而来的,是产业发展的需要,我们要在这方面发挥作用。

从数字创意产业总体发展态势看,各国纷纷在转型。例如德国的“重启文化”计划,鲁尔工业区在转型,柏林电影节也在转型。法国文化部在疫情防控期间实施“文化在家”项目,以数字方式将文化内容送进千家万户,让观众可以在线观看歌剧、音乐会或虚拟展览等。

关于具体举措,数字创意产业8万亿的产值,覆盖绝大部分艺术与设计专业,所以设计与其他学科融合也在进行当中。中国工程院咨询项目课题组向发改委建议推动三大发展工程,这与高校的很多专业都非常相关,尤其是“数字内容创新发展工程”。“新文科”在推动“文化+创新设计”,光靠感觉是不够的,也需要大数据精准推送,并依托VR、AR等数字创意装备进行呈现。迄今为止,浙江大丰实业从舞台装备到高清影像设备均有涉猎,长期承担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等节目的舞台搭建和光影工程,如图1。


图1 数字创意产业三大发展工程


设计师们做了很多创意和设计,但所用的设计软件大多来自美国,包括MAYA、PS等软件,当这些软件被限制使用的时候,就会影响设计的效率和质量。因此“新文科” 、“新工科”必须考虑到新环境、新载体的变化对未来创意的冲击,走向融合发展。艺术+设计专业也需要掌握一些新的数字科技,通过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对设计进行赋能。

早期的工业设计是靠外观造型驱动,创造附加值。设计学现在是一级学科,现有的定位将难以支撑学科的发展,需要向创造核心价值方向跨越。尤其数字经济时代,设计学科更要往价值平台和价值星群方向发展。

关于五个维度的集成创新。在五个维度中,艺术创新只是其中一个维度,创新设计是五个维度的集成创新,如图2。


图2 集成创新


最近海康威视从监控产品的制造商发展成为人工智能的公司,出现了新的业务增长点。今后的设计公司也会发生转型。

数字化技术包括终端技术、应用技术以及使能技术。作为使能技术的人工智能对艺术界、设计界的影响最明显,将产生新一代的设计思维。

阿里、腾讯、百度都开始布局AR平台,也出现了大量的人才需求。AR应用场景不只是设计开发,医疗、教育、电子商务、工业装配、军事训练都已经大量应用AR,如图3。


图3 AR应用场景


浙江省支持我们推动了数字创意智能技术与装备浙江省工程研究中心这一重大平台,最近很多团队在这一领域都做了不少工作,包括国画、篆刻与人工智能的结合,潘云鹤院士的研究成果被邀请参加世界进口博览会,艺术界和设计界也需要往这方面发展。人工智能的公司已经进入终端制造业,所以也需要注意设计界该怎么应对。

学者和院士很关心疫情下人工智能的发展走向。机器人+创新设计、AI+文化创意,如浙江大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把激光跟雕塑结合,在江苏一个湖面上建起了几十米的光影雕塑。这些都在产生价值,包括绘画跟人工智能的各种结合。另外,我们也尝试用UGC(用户驱动模式)、PGC(专业团队驱动模式)和IGC(人工智能驱动模式)与创新设计知识服务系统的开发和营运结合起来。

早期推动的工业设计、艺术设计基本上是基于人-物理系统(HPS),没有信息介入。计算机出现之后,出现了计算机软件来辅助设计师工作,后来人工智能渐渐替代了部分重复性工作。例如,阿里“双十一”订单太多,靠人工承担网页广告设计在时间维度上已难以满足需求,人工智能的“鹿班”系统应运而生。现有的设计学科应对高速运转的商业和制造业领域显得力不从心。再深度分析下去,其实人工智能可以协助设计师承担更多的合同,获取更多的订单。TikTok在这方面走出了一条新模式,它的视频是各个用户自己推送的,而它拥有的核心知识产权却是算法,所以中国政府不允许它的算法转让给别国。另外,在美国不供应芯片和安卓系统的情形下,华为的新款手机何时上市变得扑朔迷离,令人担忧。

我们的设计教育如何调整?尤其是数字经济时代,不能忽视影响设计的根技术,像华为一样,要关注备胎技术与系统。所以,做设计的人即使不精通科技,也要多结识各领域的技术专家,这对推动创新设计来说很重要。

想要再花五年时间把设计学科打造成国民经济舞台中央的学科,就要考虑对人才的要求。“新工科”、“新文科”对设计学科来说,机遇和挑战并存,因为其他学科也在寻求创新,也会选修设计课程。产业界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例如家具行业,让消费者自己DIY和装配,家具公司在忙于做模块化研究和服务。抖音也是一样的道理,让消费者自己拍短视频,公司在做算法研究和服务。随着数字经济时代来临,人工智能会参与到设计过程的更多环节中。

最后给大家一个建议,不管是工科还是文科,尤其是艺术+设计的专业人士,要逐步从终端思维转向终端+平台融合的思维,从舞台的边缘走到舞台的中央去。设计学科的明天会更美好!

分享到: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